法治號 手機版| 站內搜索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一通報警電話,牽出了公安部掛牌督辦的文物大案

小探頭“破”了特大盜墓案

2023-02-16 16:51:52 來源:檢察日報
分享:
-標準+

一個具有勘驗、爆破、盜掘、倒賣等明確分工、組織龐大、手法專業的特大盜墓團伙,在多地作案,共盜取1500余件文物,其中7件編鐘為國家二級以上文物,還有120件國家三級文物。

日前,經江蘇省泗陽縣檢察院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法院以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罪,判處周某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5.5萬元,以盜掘古墓葬罪判處龐某等14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至十年,各并處罰金3000元至2萬元不等,以盜掘古文化遺址罪判處趙某等8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四年至十一年,各并處罰金2.5萬元至5萬元不等,以倒賣文物罪判處姚某等3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到五年六個月,各并處罰金2萬元至3.5萬元不等。法院判決龐某等26人在省級以上媒體上公開向社會公眾賠禮道歉,并支付古墓葬、古文化遺址看護費用2萬元,田某、周某支付2000元回填費用。一審判決后,龐某等8人提出上訴,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幾經轉手,7件編鐘下落不明

江蘇徐州人周某對外的身份是一名普通工人,私下卻做著盜掘古墓的勾當。

2012年夏天,山東人馬某聽聞有人在山東滕州挖到玉器,便輾轉聯系上了盜墓同行周某、孫某等人,密謀去滕州“挖寶”。同年8月,周某、孫某等4人從徐州開車來到山東滕州官橋鎮壩上遺址,與馬某會合,并將定位發給了徐州人趙某和王某。

幾人來到官橋鎮附近一處偏僻的院子。院子里雜草叢生,顯然是很久沒有人居住。馬某的山東朋友們已準備好了鐵鍬、塑料桶等盜掘古墓的工具,等著他們的到來。

8人商量好分工和注意事項后,便出門走到了一處河堤邊。孫某安排人去望風,周某則拿出探針探測,確定了挖掘的位置,一群人沿著河堤開始挖洞。不一會兒,趙某和王某也按照定位找到地方,加入其中。

洞挖不到兩米深,周某突然停下手中的鐵鍬,借著手電筒的光,看到了兩個像大鈴鐺一樣的銅器?!笆蔷庣?!”眾人用繩子系著桶把編鐘拎上來,發現是一個保存完好的編鐘。想到編鐘都是一套埋的,不可能只有兩個,一群人愈加興奮。大家輪換著挖土、出土,直到洞口塌方,因害怕被埋沒人敢下去挖土,一群人停止了盜掘,并回填好洞口。

這次,一行人挖出了7個編鐘。幾天后,由孫某出面,7個編鐘被以120萬元的價格賣給了文物販子李某,李某又轉手賣給古董收藏家張某。后隨著孫某的去世,李某的聯系方式無人知曉,7件編鐘幾經轉手后,從此下落不明。

監控設備記錄下盜墓者身影

泗陽地區曾是漢武帝時期泗水國的都邑所在,位于泗陽縣三莊鎮的漢墓群是古泗水國的重要遺址。該漢墓群自從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后,便成為許多盜墓犯罪分子眼中的“金山”。為了防范盜墓行為,相關部門設置了大量的監控。2021年1月,泗陽縣三莊漢墓群的一個監控,記錄到了周某等人的蹤跡。

呂某(另案處理)經營著一個勘探公司,曾受聘于某重點文物保護研究所,擔任專業考古隊負責人。這次,他同周某一行5人來到三莊漢墓群盜墓。為了不被村民發現,天剛蒙蒙亮,一群人便使用木架子撐起洞口并用土掩蓋住。就這樣一連挖了四五天,幾人挖出了一個7米深的盜洞,但并沒有出現期望中的古墓。5人只好用土掩蓋了洞口撤退,但他們的行蹤都被附近的監控記錄下來。

2020年10月底至2021年1月,呂某又組織龐某、周某等10余人,先后50余次來到三莊漢墓群核心區域,使用探針、洛陽鏟、炸藥等專業工具,對三莊漢墓群的7處古墓葬實施盜掘。但因三莊漢墓群埋得深、結構復雜,犯罪團伙最后一無所獲。

眾人計劃著等春節后繼續作案。2021年2月,三莊鎮村民因發現自家麥地被踩踏出奇怪的圓形空洞,便向當地派出所報案,“摸金校尉”由此在監控中現形。

雖然呂某、周某等人未從三莊漢墓群中挖出文物,但這些最深達十幾米的盜洞,卻對三莊漢墓群造成了無法彌補的破壞。偵查人員通過對現場遺留的盜洞、作案工具進行分析,確定該團伙有組織者使用專業手段選址、探勘,有爆破手通過爆破減少挖掘工作量,有專人負責盜掘、出土,是一個分工明確、組織嚴密的特大文物犯罪團伙。

經查明,該團伙的骨干成員一部分有文物犯罪的前科,另一部分則是文物、古玩等相關行業的從業者。隨后,公安部將此案列為掛牌督辦案件。

辦案機關挖出案外案

公安機關先后抓捕了20余名犯罪嫌疑人,查獲了1500余件文物以及作案工具10余件,并確定了該團伙在多地作案的事實。經鑒定,這些文物多為戰國、西漢以及明清時期的青銅器、鐵器等,其中包括國家三級文物120件。因本案社會影響大、涉案人數較多,泗陽縣檢察院提前介入引導偵查。

周某是團伙的主要成員。2016年,他曾因犯盜掘古文化遺址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皳餮?,周某是干過大活的,挖出了一些高級的文物?!彪S著審訊的深入,多名犯罪嫌疑人交代。辦案檢察官建議公安偵查人員加強對涉案人員的訊問,重點核實對周某的檢舉揭發。

經訊問,周某交代了尚未被發現的盜墓團伙在山東滕州官橋鎮盜掘古墓的事實,并回憶起曾與購買青銅編鐘的河南買家李某通過一次電話。公安機關調取了李某的聯系方式,確定了周某等人在山東滕州官橋鎮壩上遺址盜掘古墓葬、倒賣編鐘的事實,以及7件編鐘的最終歸處。

經查,李某從孫某手中以120萬元收購7件編鐘后,又以129萬元的價格賣給專門倒賣文物的張某。隨后,張某以牟利為目的,將該7件編鐘以165萬元的價格賣給姚某。經層層轉手,公安機關在北京收藏愛好者陳某處起獲了7件編鐘。經鑒定,涉案的7件編鐘系春秋時期青銅編鐘,均為國家二級以上文物。2021年9月,泗陽縣檢察院以涉嫌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罪、倒賣文物罪,對周某、龐某等26名被告人提起公訴。

案件公訴后,姚某的律師認為,姚某將編鐘轉手給陳某,從中僅獲利2萬元,遠低于正常買賣價格。因姚某從2007年左右開始從事文物收藏鑒定工作,有相關收藏協會會員證等,應認定姚某買賣青銅編鐘屬于幫助收藏行為。

“編鐘上面有銹且保存得很好,從被告人姚某的從業經歷、認知能力和相關供述等能夠認定,姚某明知涉案的青銅編鐘是國家禁止經營的文物,仍然從張某處購買編鐘并出售給陳某,是倒賣行為?!背修k檢察官回復。

因盜掘行為已對三莊漢墓群的科學價值造成損害,2021年11月,泗陽縣檢察院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后因為疫情原因,案件中止審理。2022年12月30日,法院經審理依法對26名被告人作出相應判決。龐某等8人提出上訴,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該院還針對三莊漢墓群被盜掘的實際情況向相關行政部門發出行政公益訴訟訴前檢察建議,建議加強日常監督管理,制定有效的文物保護措施。目前,行政部門已在三莊漢墓群安裝監控設備56臺,實現主要路段進出口監控全覆蓋,并成立專業巡防隊伍,開展每日巡查及24小時監控值班。(管瑩 陳穎 李娜)

編輯:張守坤



中文字幕av无码无卡免费